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粉嶺球場,仇富冰山一角

轉載自《高球文摘》2013年8月號

/ 劉兆生  lau.siu.sang@gmail.com
全球任何一個現代文化都會,都以擁有一具歷史義意的高爾夫球場為榮,香港是例外中的例外!前一個例外是,以香港一個彈丸之地,英國人竟然可以打造出一個在世界高爾夫版圖上佔極其超然地位的粉嶺球場,羨剎全亞洲鄰國,包括高球強國南韓、日本和台灣;後一個例外是身在福中的香港,市民卻全無感覺——不懂高爾夫文化是也!
近日政府宣佈計古洞北發展,連帶因附近一百七十公頃球場地未納入規劃範圍而引起的爭論,大部份是反映後者的認知。放諸已有十二個私人球場的星加坡2006年更特意在商業中心黄金地段Marina Bay對開填海加建一公衆泛光球場,目的是吸引外商到星加坡投資及設立亞太區總部。是星加坡沒有反對聲音使然還是星加坡市民的高球意識比香港成熟,我沒定論但可以肯定,星加坡若擁有珍貴如粉嶺一座球場,市民要求政府保育球場也來不及,遑論要鏟走。星加坡比香港多很多地嗎?星加坡人的住屋問題是不是要收球場地才可解決?
然而,在香港,六十多年來,一座差不多全球老中青頂尖職業高球員也踏足過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對一個國際城市的聲望和軟實力有多重要,凡是高球迷和跨國企業決策人都知道;而且,翻一翻香港公開賽歷史,我們看到很多高球巨星,未成名前也曾在此勝出,公認香港公開賽是他們踏上青雲路的跳板,這也就是上述粉嶺球場具其極超然地位因素之一。
回頭看看天星碼頭、何東花園、菜園村……都有人站出來要保育,為甚麼針對粉嶺球場站出來的反而是欲鏟之而後快者?落得非粉嶺會員包括鄙人和一些熱愛高爾夫的媒體朋友大聲疾呼!截稿前,粉嶺會員梁高美懿只敢說句「香港又少了一個特色」算是最大膽敢言的了。
無他,原因和上述一樣,香港大部份市民沒感染到高爾夫文化,更對高爾夫球誤解至今,根深柢固,說甚麼給少數富豪玩樂,沒粉嶺可以到廣東打,連滘西洲的公眾球場也說破壞生態等等,這些反對理由都是出自想當然表面認知心態;如要向不懂高爾夫球的人解釋這國際活動的深層文化意義,有如對藝術不感興趣的升斗市民解釋為何要花最少二百多億元打造西九文化區一樣,講多嘥氣!平心而論,如要為反對而反對,總可以想出有幾千萬種理由,只要我們還有言論自由。冇相干!我也懶得逐一反駁。
本來,市民認知高爾夫球與否也好,港府以象徵式每年一千元租地興建粉嶺球場也好,幾十年來一直相安無事。今天特區政府正想解決市民住屋問題,觸及高爾夫球場便節外生枝,說到底,市民仇富情緒被挑起,轉嫁到代表富豪的高爾夫球會,演變成社會問題,再不是高爾夫球問題了。
而絕大部份熱愛高爾夫球的香港人,他們都不是粉嶺會員,他們只會埋怨政府不敢鼓勵、不推動和不多興建高爾夫球場,和恨自己的錢不夠多買會籍,但不會仇富!這正是高爾夫另一深層意義!
學習打高爾夫,就像曾幾何時我們的長輩教導我們,要努力讀書、工作、向上爬,將來才會出人地。WoodsRoseMcIlroy 等年入過億的球員就是我們學習對象,但我們不會仇恨他們富有,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是不斷努力後萬中無一的,所以我們沒有奢望。我們也知道自己的基本功不好,不長期練習是做不到職業球員的。而且,世上失意的職業球員比出人頭地的多數萬倍,這本來是弱肉強食的正常生態,沒有公平不公平,在球場上只要保持「安居樂業」的心態便滿足了。
但不知何時開始,香港人人都想做李嘉誠,價值觀扭曲的同時,社會上卻出現「下流」現象,連基本的安居樂業也變成很奢侈,不免令年青人沮喪,形成一股怨氣。現今的政府,施政終日要在民粹和富豪利益之間徘徊,看來,粉嶺球場這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